官方微信 电话咨询 预约挂号 科室导航
回到顶部

一位帕友的自白:我怎么就患上了帕金森病,成了家中的累赘?

时间 : 2019-12-16 16:39来源 : 广州中医药大学金沙洲医院神经外科点击 :

这是一名帕金森病患者的自白,他的经历和多数帕金森病患者相似。

 

“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在四十多岁的年纪患了帕金森病,成了家中的累赘,这滋味真心不好受。”患帕金森病大概已经有3年了,刚开始出现手抖时还以为是做事累的,后面连拿筷子吃饭都有点受影响,方才察觉出不对劲,到医院检查才得知自己患了帕金森病。当初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和这种没有听过的疾病扯上联系,于是我又去了多家医院看病,但不同的医生依然是同样的结果。心灰意冷的我只好找医生开药,当时我就问他药吃到什么时候就会好,当听到这种病终身都不能够停药,还是一种国内外医疗条件都无法根治,只能控制的疾病时,我内心一片绝望。

 

无奈之下,我只好听从医嘱好好吃药,希望自己能够奇迹般好起来。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该死的疾病,一次又一次变得严重。帕金森病简直成为了我人生中的噩梦,我总感觉自己如同一个废物,在本该撑起整个家的年纪,成为了家中的累赘,总是需要家人的照顾,这样的日子让我觉得十分沮丧、自责。我曾不止一次想哭诉命运的不公,想要这种病从来没有降临我的生活,但每次醒来,事实总是残忍的向我揭露。我对生活的信心一天天减少,甚至想到了死来解脱自己。但幸运的是,我的家人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我,他们总是在寻找各种方法来鼓励我、帮助我,重燃我面对生活的希望。

 

这两年,我的肢体抖动和僵硬更加严重,有时晚上睡觉都难以睡个安稳觉,起床时翻身乏力,穿衣、系扣、洗涮等日常动作都难以完成。更可怕的是,药物的效果仅仅能维持1个小时多。我多次找到医生,医生也帮我调整了用药方案,但还是没有什么怎么起效。我和家人多方打听治疗方法。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朋友的推荐下,我找到了任廷文主任,听从他的建议进行了脑立体定向微创手术治疗。在住院期间,除了家人的陪护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外,医护人员更是对我关爱有加,让我信心倍增。

 

手术后,我明显感觉到身体有所变化,日常生活也可以自理了,我感觉自己的生活又开始回来了。在这几年与帕金森病的抗争中,我清楚地意识到帕金森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放弃治疗希望的我们,因为放弃治疗除了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更糟之外,只能让自己的家人更加担心。

 

帕金森病的无奈与辛酸,相信只有帕友自己和家人才能理解。帕金森病是一种进展性的疾病,不断加重的运动症状与非运动症状,都给帕友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挑战。除此之外,帕友还要忍受长期药物治疗与药物副作用带来的痛苦,而家人也需要承担照顾帕友的重任。事实上,帕金森病是可治可控的,如果保持一个良好的情绪和合理的治疗,患者身体在15~20年内还能保持较好的功能和长久的生活自理能力。

 

帕金森病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治疗方法,医生也会根据疾病的不同时期制定不同的治疗方案。患者在发病后有一个较好的药物治疗时机,即“蜜月期”,在3~5年后,过半的患者就会出现一些难以克服的运动障碍并发症。许多患者在蜜月期过后,多次尝试用药方案效果不佳后往往易受打击,丧失生活的信心。其实,帕友不必将治疗一味的局限在药物治疗上,可以考虑医生的建议去选择手术治疗,控制自己的症状,提高生活质量。
 

温馨提示:为方便患者及有需要的人较好的了解所患疾病的信息,科室特别开设了免费在线咨询服务,为您解答相关疾病问题。如果您有什么疑问可点击【在线咨询】或添加微信:naokeyishengkf或nkzx4001169120 或拨打热线:400-1169-120咨询。

 

 

 

    
  • 关注我们的官方服务号

    扫一扫

    关注医院最新动态

  • 扫一扫在线交流

    扫一扫

    直接和医生对话

分享到 :
医院品牌

广州中医药大学金沙洲医院神经外科一病区是集医疗、教学、科研于一体的针对常见神经及脑血管疾病和难治性脑病诊治为主的专业科室。详情>>

咨询热线

400-1169-120

8:00-17:00